在荣辱文化中传福音的四个关键

吴荣Jackson Wu分享了关于如何在全世界中的荣辱文化里传福音。

CREDIT: JAKOB MONTRASIO / FLICKR

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个中国的无神论士司机和我分享福音的经历。那是我听到过最好的福音分享之一。

当然,他并没有相信福音,但是因为他已经听过福音信息很多次,以致他可以滔滔不绝地分享给我听,就好像大布道家–葛培理牧师曾训练过他如何传福音似的。

我花了15-20分钟去解释一种在荣辱文化里比较说得通的方法。我会偶尔暂停下来,看他是否在听,看他是否会转移话题。但是令我惊讶的是,他不断地催促我说多点。尽管有无数的人已经和他传过福音了,但是他说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此时他所听见的事情。

我很好奇,所以我叫他把听到的告诉我。也就在那时他用典型的西方传福音的方式给我传福音:人类违背了上帝的诫命,因此配得死亡。然而,耶稣以自己的死来为我们消除了我们的惩罚。所以,不管谁相信他将会得到平安和永生。

只有一个福音(加1:6-8),那么为什么我所说的这么不同呢?

荣和辱在福音里是必不可少的

传统的传福音方式主要使用法律用语,专注在个人上,强调徒劳的好行为,唤起人们对痛苦的恐惧,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的。我没有那样做。相反,我突出强调一个很基本的但却经常被忽略的事实:荣与辱在福音中所固有的。

并且,人类有对荣耀的基本渴望。每个人都想要被接纳更好的是被他人赞扬。所谓的“荣辱”的文化在“东方”和“西方”都存在。鉴于这个事实,我们应该重新思想我们要怎么样来传福音。倘若从荣辱的角度去传福音始终成为盲点,那我们将不能完全的明白福音如何能满足所有人的需要。因此,我将会提到四个在荣辱文化中传福音的关键。

四个核心的观念

1.

要更观注那些人是谁,而不单只是关注他们是做了什么

没有任何一个“我”能从广阔的网络关系中脱离开来。没有人真正的是“个人的”或者独立的。人们的行为都是互相联系着的。很多西方人依照一个人的独一无二还有差异来识别身份。西方以外的人则更强调集体身份的重要性,强调我们是有多么相像。这两种看法都是真实的。

现在聊聊他们的关系。是他们的功用性的救主呢?哪种关系是视为最基础的关系?谁是“局内人”还有谁是“局外人”(为什么)? 人们是怎么样判定他们自己的身份的呢?

在此过程中,你将会发现什么才是对人最要紧的。你又或许会发现他们最珍爱的偶像是什么。并且,你也能更好地认识到最好的传达福音真理符合圣经的文段。

福音改变了我们最根本的身份。我们加入神的家。民族、性别、头衔,和社会媒体都不能决定我们最基本的身份。

2. 称赞

找出人们最想取悦的人是谁?他们在乎谁的称赞(或者批评)?

中国有句俗话:“人要脸,树要皮”。为什么?因为一个人的“脸”是指社群怎么样评价他。我们也可以用其他的词比如“尊敬”还有“名声”来描述。要想归入群体(比如说被他人接受),有“脸”是关键的。也许这个可以解释为什么世界上百分之二十的人都在上《脸书》(Facebook)

福音揭露出讨好人或通过Twitter粉丝的人数来评估人的价值的这两个危险。耶稣给了类似的警告(太:23:5-13节)。这不是说寻求称赞和尊荣是不好的(罗2:7,10)。而是说,一个相信福音的人“所受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而是神来的”(罗2:29)。

耶稣这样祷告,“你 所 赐 给 我 的 荣 耀 , 我 已 赐 给 他 们 , 使 他 们 合 而 为 一 , 像 我 们 合 而 为 一 ”(约:17:22节)和在巴别塔的人是个多么鲜明的对比(创:11:4);他们的畏惧、心神不安还有他们的骄傲让他们错误地看待赞誉。

在Rebecca DeYoung 的书里写到《虚荣》,她给出忠于福音的角度:“明白【在基督里】我们已经得着了荣耀,这个真理可以使我们免于过多地依恋我们自己的成就和名誉。

3. 权力

人们效忠于谁? 他们跟随谁?他们通常顺从谁?

荣辱文化趋向于对等级和社会地位更有敏感。人的“脸”和权力有关联。我们和那些与我们结盟的人一起分担荣耀(或耻辱)。这个你可以询问任何一个政治家或广告商。

由于害怕受到拒绝或者丢脸,人们也许会盲目相信权威或者(在西方)用拒绝权威的方法回应权威。

既然耶稣是王,福音就向所有其他宣称的权力提出了挑战。然而,这个“荣耀的君王”,是以一个仆人的身份来到世界,忍受了在十字架上的耻辱。因此,我们传福音表述应该要很清楚地说明基督是怎么样重新限定权力与荣耀的。

4. 实用的

给人看到福音所带来的实际不同。关系是实实在在的。人们对抽象的东西没有一点耐心。因为“名声就是一切”(“image is everything”),人们很快会怀疑那些看不见实用性而承诺很多的福音陈述。

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意味着我们要直接说明作耶稣门徒的代价、获得世界大家庭(马可福音10:30)的喜乐和因着信心而顺服基督的力量。

在听到传统的西方传福音的方式之后,中国人经常会问:“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于我的的士司机朋友来说,福音听起来太哲学化了。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他之前不担心当他死后要去哪里或者是否上帝会接受他所做的好行为。但是,在那一天,他有兴趣想要听到更多的关于那位第一次好像会关心今生而不只是来世的上帝。

Advertisements

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