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的福音传道:在传统上深入,在神学上肤浅?

比起理解福音讲道来说,记住它要容易得多.

在中国的福音传道中出现的以下令人不安的趋势的清单中,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思路。
先前我已经讨论过了一至三条内容(虽然这些没有以任何形式排列)。(以前的帖子:整列单第一到第三)。

4 强调律法4. 强调法律隐喻尽管它们与中国文化几乎没有联系。

在我的博士论文中其中一个主要专注点在于提出这个特别的观点。中国是一个重视荣辱的社会,也就意味着面子问题和群体认同要比法律更受到关注。法律被不均衡地执行和遵守因为关系更加重要。

尽管如此,人们用法律语言作为一种主要的方式来表达罪的含义和救恩的意义。要记住的是“罪”在中文中等于“犯法”。因此,基督徒似乎是在说,“你是一个罪犯因为很久以前有一对夫妇犯了罪。”

清楚地来说—我们不该把法律和荣辱对立起来。人们需要两种隐喻以便更完全地去理解圣经。然而,我们必须从某个角度开始。那么为什么不从对他们而言更能理解的角度开始呢?

5 缺乏神学

5. 缺乏神学深度。

这不是难理解的。如果你让人们深入一点解释他们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你就会暴露他们的思想问题。就如问他们“为什么耶稣必须要死?”或“律法跟这有什么关系?”

你会经常发现人们开始重复他们已经讲过的东西,但是并没有真的在回答问题。除了背诵传福音内容以外,人们还挣扎于叙述他们所拥有的希望。

6 缺乏圣经6. 缺乏圣经深度。

前一个观点跟人们的系统神学思维有关。在这里,我要强调圣经里的叙事本身。现在我的桌子上就有一本中文福音小册子,上面引用了罗马书一章2-4节,但是却删除了一部分。说的是福音是:

“神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所应许的,……论到他儿子我主耶稣基督,按圣善的灵说,应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

哪一部分被删掉了?是“按肉体说,是从大卫后裔生的。”

这句被删了。这只是一个更大的问题的一个小预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以色列、大卫和亚伯拉罕为什么那么要紧。结果就是,人们不知道为什么旧约真的很重要。最好也就是,对于布道的例证来说这就变得重要。讽刺的是,在新约里几乎每一个福音讲道都很大程度提到了以色列的历史。

7. 受到轻易7. 受到轻易相信论的影响。

中国的宗教是很公式化的。

人们做特定的宗教仪式,期待“众神”和祖先的祝福。因此,当西方人介绍“觉志祷告”作为进入永生和祝福的入口点时,想一想一般中国听众将会有什么反应? 这个祷告似乎刚好适用于中国其他宗教的活动。当然了,许多基督徒尝试着解释祷告并不能够拯救你。然而,我们的话语不大能阻止我们行为所隐晦的表达。

轻易相信论(或决断论)甚至超越了做“觉志祷告”。这延伸到了基督徒父母的孩子如何看待救恩。我很多次在不同的培训班上过课。我频繁地问到:一个人刚开始是怎么认识主的。也许最普遍的回答是“我一直都是一个基督徒因为我的妈妈和/或爸爸信主。”

在集体主义的文化当中,你民族和家庭的宗教实际上变成是你自己的。当你因为缺乏圣经深度的时候停滞不前,一定要读旧约然后用以色列作为证据证明孩子们会被拯救因为他们的父母有信仰。这个清单提出了西方教会对中国教会的影响的问题。你认为西方传教士能够做什么来帮助改正这个偏向?


For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post, see Chinese Evangelism: Deep in Tradition, Shallow in Theology?

Advertisements

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