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法主义是一个荣辱观问题

律法主义是一个荣辱观问题。为什么呢?在布琳·布朗的一篇精辟的文章 《你想要快乐吗?停止追求完美吧!》里有很好的诠释。

“为什么明明知道没有所谓的“完美”,我们大多数人却花很大的精力和时间拼命想成为别人眼中的完人?是否我们真的崇尚完美?不!事实上,我们更被那些真实而接地气的人所吸引。我们喜欢真实并且知道生活其实是混乱且不完美的。

我们之所以追求完美,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我们相信完美可以保护我们。完美主义是这样一种信念:只要我们活得完美,看起来完美,表现得完美,我们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或避免因责备,论断,和羞辱而受到的伤害。

我们需要感觉到值得被爱,有归属感。当我们感觉不够苗条、不够漂亮、不够聪明、不够超凡脱俗、不够有才华、不够受欢迎、职位不够高、不够被赞赏、不够有成就诸如此类等等的时候,我们心里就滋生了无价值感。”

布朗不仅深入洞察完美主义者,她的评论也很适用于律法主义者。

为了让读者更清楚,我必要阐述一下什么是 “律法主义”。“律法主义”,通常是指基督教里的一种主张—-一个人可以靠着好行为和守律法而得到上帝的喜爱和救恩。当人们使用“赚得救恩”这样的字眼时,他们其实是谈论到律法主义。
want-to-be-happy

让我小结一下我的主要观点:

律法主义者之所以遵守规则(恪守律法),是出于惧怕被那些和他们有关系的人所排挤或拒绝。换言之,人们所说的“律法主义”,其实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免于受耻辱。

这个博文主要专注于谈论律法主义潜藏的含义。 然而,其中有几段可能有助于理解传统上被视为 “律法主义背景” 下的东方式的荣辱观。虽然在《罗马书》里犹太人被描述为努力想靠行为获得救恩的律法主义者,我不认为《罗马书》是了解律法主义最传统的首选阅读书卷。虽然里面有呈现关于律法主义的,但我不认为那是主要的。尽管如此,接下来我要引用《罗马书》和《加拉太书》里面的一些经文,因为有些人不同意我的观点,并且坚持说保罗是反对因行为称义(律法主义的那种)。

罗马书2:17,28-29:“你称为犹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着 神夸口;……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 神来的。”(和合本)

在加拉太书4:17里,保罗论到那些威胁福音的人说: “那些人热心待你们,却不是好意,是要离间你们(注:原文作“把你们关在外面”),叫你们热心待他们。”(和合本)

在这些经文中人对尊荣的热衷激发所谓的“律法主义”。

对耻辱的惧怕是如何驱使人们恪守律法的?

当人们做了 “坏事”,他们可能会感到负罪或者感觉羞耻。 负罪感或羞耻都会让他们产生对惩罚的惧怕。这种惩罚可能是肉体上的疼痛或经济上的损失;然而,受排斥也是另一种坏行为所带来的后果。只要不是被和他们有关系,他们所敬仰,爱慕的人拒绝、排挤、嘲笑或憎恶,一个人可能愿意忍受各种各样的个人的审判。换言之,一个人对审判的的惧怕并不总是关于个人的或肉体的痛苦,更多的是,当人们因“罪犯”身份被羞辱时,人们更能感受到被审判。

“良心” 是我们内心对关系规范的感知,以确保我们与所认识的群体保持一致。我们的良心也会发出错误的信息,在我们实际没有犯错的时候,指控我们做了错事。有时仅仅可能是违背了我们的群体的规则。因此,当我们违反我们的家庭规范时我们会感到 “罪疚”,即使在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羞辱上帝。相反的现象亦然,人们如果没被其他人发现揭发的话,他们可能不会知道或认为他们犯错了。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在没被公众指出他的错误前可能会对所犯的错误不以为然。当一个人的良知被磨灭,不能感受到良心的责备会是怎么样呢?他会对所处的无神的社群所持的标准非常敏感。

我们透过把行为和身份联系在一起也可以明白罪疚和耻辱之间的关系。在这里我小结出几点。很大程度上,每一个观点都是从不同角度对其他观点的重申。

  1. 我们的身份感取决于我们的行为。这两者是密不可分的。

  2. 我们的行为要么表明我们想成为谁,要么表明我们认为自己是谁。我们之所以行动,是为了表明我们是谁。

  3. 人类关心的一个基本问题是寻求“谁”这类问题的答案(比如:我是谁?)

这这问题比 “我该怎么样为人” 那个问题,更根本。西方基督徒反对教会里的律法主义,然而有可能却没有切中问题的核心。关于“一个人怎么样得救”这个问题,很多人讲到救恩是靠信心不是靠行为。这没错!然而,单单讲我们“如何”得救并解决不了我们是“谁”这个根本问题。人们所做的是为了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人。律法主义者最终并不是被遵守任意的抽象的道德观的热情所驱动。律法主义者之所以“做”是因为他们想得到“归属感”。

  1. 行为定义或阐明身份。

然而,仅仅讲耶稣做了 “什么” 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解释他是 “谁”。这是福音的底线。有很多人死在十字架上。历史上有很多人做了好事。我们不只是要讲他的行为;我们更要讲耶稣是 “谁”—-他是世界的王。行为的特别目的就是为了荣耀耶稣。

避免耻辱的策略

耻辱是通过拒绝和排斥来表达的。为了避免耻辱,人们通常有以下回应的方式

  1. 他们加入与他们相似的人群或与他们组成群体(相对而言的的尊荣)。
  2. 他们改变自己去适应群体(相对而言的的尊荣)。
  3. 他们以假冒伪善的身份生活,参与多个与他们截然相反的群体。他们的行为与他们所宣告的身份不符。
  4. 他们追求取得“成功”(这个“成功”的标准由他们的社群所界定)。
  5. 他们变成完美主义者。
  6. 他们寻求宗教的解决办法。这个可以有两种表现方式。首先,人可能会按自己的形象塑造一个“神”,让这个“神”来荣耀人自己。其次,人完全地否认神。简而言之,人选择偶像崇拜或无神论。

每一个 “解决方案” 都是试图转移被认为是尊荣的或耻辱的事。在所列的几点中,人要么寻求获得尊荣/面子, 要么避免受耻辱。前五点可以归为一系列,从“先赋性的尊荣”开始,到第五点“自制性的尊荣”结束。换一种说法,人选择策略1、2 —-融入与他们相似的人的群体以获得认可。选择第3、4个策略的人通过行为获得认可。这些行为把他们个人与他们所在社群的普通人分别开来。当以一种好的方式表现得与众不同时人就会得到尊荣。

在宗教意义上,即便是最个人主义的律法主义者也渴望帝看看中他们,他/她不仅仅只是努力想遵守抽象的道德律法。然而,更经常的是,我们其实更渴望得到人的认可,我们实际上把这些人当成我们的神。我们歪曲了人与神圣的对/错和荣/辱的系统。

这些回应是如何表现呢?

超时工作,社会媒体,礼仪式寒暄,时间/行程的奴隶, 以经验衡量成功,挥霍的习惯,教育,头衔,风格/外表,过度控制,生气,攀比,性行为。比如,在网络色情体验之后,人意识到他/她仍是孤单一人,而网络再次无法满足他/她的需求,人再次因受欺骗感觉到耻辱。

出于惧怕耻辱,我们恨恶脆弱。(布琳·布朗在她的演讲或文章里经常地提到这一点。 点击这个链接了解更多她的作品。)因此,我们被这样一个连续的循环捆绑—-应许—失败—失望(偶像和目标不能满足或减轻惧怕/债务). 安全感和个人价值感似乎触手可得却总是捕捉不住。

一些应用问题

  1. 你在乎谁的观点? 你想获得谁的认可?顺带说一下,如果你的答案是“没有谁”,那仅仅说明你在乎所有人对你的看法。
  2. 为什么是他们?他们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应许(即或是含蓄的)?
  3. 你要做什么事来取得他们的认可?

 

Advertisements

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