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那个青年财主是中国人会怎么样?

西方的基督徒很注重青年财主的故事(马太福音19:16–29,马可福音10:17–30,路加福音18:18–30)。这个故事已经成为描写律法主义者想要努力赚取救恩的经典之作。这种对故事的理解是对的吗? 还是它只是对青年财主的片面的解释?

chineserichyoungruler

我们对故事的理解有很重要的意义,因为它会塑造人们对一个罪人所具有的问题的理解方式进而影响我们传福音的方式。为了能更深入地探究这个问题,让我们来看看如果从中国人的角度来解读这段故事,我们会发现什么。

这个博文只是简单地介绍我观察到的几点,这些可以更好地预备我们随后我将要发表的博文,在其中我也将为大家展示耶稣如何传讲一个 “中国式” 的福音。

我们是否在问错误的问题?

倘若我们问错误的问题,常常也会得到错误的回答。我们来看看耶稣是怎么样重构整个对话的。

首先,耶稣把问题什么是好的?” 变成谁是好的?”

那个青年财主问: “良善的夫子,我当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 耶稣回答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马可福音: 10:18)

有意义的是,耶稣把青年财主的问题从 “什么” 变成 “谁”。与其问 “什么是好的”,我们倒不如思考一下 “谁是好的”。我们会经常性地错误判断问题从而给予错误的解答。这个青年财主的问题在于他还没有和耶稣建立正确的关系。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他还没有正确的“关系”。

其次,耶稣用?”(关系)来解释救恩,而不仅是什么?”

注意青年财主(也许也包括我们)强调 “永生” 的问题,而主耶稣却再一次说到“关系”—- “谁?” 的问题。我们一起看看马可福音10:26–31。

门徒就分外希奇,对他说:“这样,谁能得救呢?”

耶稣看着他们,说:“在人是不能,在 神却不然,因为 神凡事都能。”

彼得就对他说:“看哪,我们已经撇下所有的跟从你了。”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人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母、儿女、田地,没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弟兄、姐妹、母亲、儿女、田地,并且要受逼迫;在来世必得永生。然而,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

耶稣不允许我们仅仅从时间和个人的安全角度来思考这段经文。救恩是有明显的群体方面的意义的。我们得到一个大家庭(而不是我们单单失去了血缘的家庭)。我们的悔改归正是一个群体身份的改变。如此一来,耶稣扩展了我们的对于救恩的典型理解。

我们的一个不足—关系

耶稣道出了我们真正的渴望和需要。这应该使我们重新反思我们说话的方式。人们对关系的渴望是好的,却是错位的。我们需要重构我们传福音的方式去回应这一点。

“我们是谁” 很大程度上取决于 “我们认识谁.” 我们经常根据我们的关系背景来做决定; 然而,我们却过多地传讲个人主义的信息—仅仅强调个人必须做的和能得到的。在传讲过程中,我们时常没有提及身份、归属、获得新的家庭及其对我们现在关系的意义。

中国人尤其注重关系在生活中的重要性。与其谈论因行为称义甚至批判中国文化中对“关系”的注重(像我之前所听到的西方人做的那样),我们不如好好使用它。毕竟,这是此文化中可改造的一面。圣经不也是像中国人一样那么注重关系吗?

倘若那个青年财主是中国人,也许他会这样问,“我应该要认识才可以得救呢?” 又或者会问 “我需要建立哪种关系?”

如果我们把 “谁” 和 “什么” 混淆了…

我们要小心不要掉进那个青年财主掉进的那种陷井里。

如果我们混淆什么的问题,我们将永远无法了解耶稣所传递的信息的重要意义。因此,我们也没有正确地装备好,传主耶稣所传的福音。

作为罪人,我们都偏向于专注我们所能得到的。我们很容易把关系看为是 “途径” 或者我们获取个人利益的手段。耶稣挑战这种对关系的看法。

如果我们太过于专注 “什么” 这个问题(人必须做什么,会得到什么)的话,结果会导致我们忽略更多的该关心的根本性问题,比如:身份、关系和归属。

在随后发表的博文中,我会强调这一点对传福音和神学的一些意义。

Advertisements

耶稣讲道中国式的福音

我以前的文章里,我剖析了一个青年财主的故事(马可福音10:17-30)。我提出主耶稣把我们专注的对象从 “什么” 转移到“谁”。如此正确的话,那它对分享福音有什么意义呢?

“谁” 是我们的盼望

chinesejesus人们“做善工”的原因并不仅仅因为他们想“获得救恩”,他们更多的是为了得到别人的接受。对于很多人来说,“救恩”(正如基督徒说的)这个观念从未进入他们的思想。因此,他们满足于接受其它的社会代替物:要是他们有这个或那个的关系,要是他们被这个或那个群体接受,他们就会过得不错。

简而言之,人们做“什么”很大程度取决于他们想成为“谁”。所以,人们所做的一些“行为”,其目的是想获得那些他们想与之建立关系的人们的接纳。

我在之前写过的文章《律法主义是一个荣辱问题》里讨论过这个问题。与其挑战人们改变他们“如何得救”的错误假设,也许我们更需要问的是:他们到底想讨“谁”的喜悦?

耶稣如何向中国人传福音

首先,他清楚地阐述了“永生”对今生有很重要的道德影响以至公共的影响。比如,一个人得重新审视他/她的金钱观。

“、、、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他听见这话、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耶稣周围一看、对门徒说、有钱财的人进 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门徒希奇他的话。耶稣又对他们说、小子、倚靠钱财的人进 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 神的国、还容易呢。”(马可福音10:21-25)

第二、耶稣专注在关系上。 在故事的高潮,耶稣给了一个应许。

我实在告诉你们、人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母、儿女、田地。没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弟兄、姐妹、母亲、儿女、田地、并且要受逼迫.在来世必得永生。然而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马可福音10:29-31

在今世”,我们会得到百倍的“房屋、弟兄、姐妹、母亲、儿女、田地”。我不知道我是否听个人曾经特别地宣讲过这点。可能因为人们怕被误会传讲“成功福音”。然而,耶稣讲了这个信息,我们也当传讲。

怎么讲呢?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进入我们真正的家—- 就是所有被神从各族各国救赎的人。我们去到世界各地都可以找到我们的家人。作为家里的成员,他们的房子也是我们的房子。我们的东西也是他们的。对于成为一个基督徒来说,这是何等的鼓舞呀!这也是耶稣自己亲口说的。

耶稣用我们对关系的渴望吸引人归向他自己。

第三、耶稣的福音没有掩盖我们会丢脸,失去财富,甚至家庭的事实。

基督徒必须 “离开” 他/她血缘的家庭(在交换基本忠诚的意义上)。获得我们全新,真正的家将意味着面临“逼迫”。青年财主要拥抱基督,他必须接纳一个新的荣辱观(比如,面子):“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马可福音10:31)

我们并非简单地要求人们离开他们的家庭。我们是邀请他们得到真正的人类家庭–一个大得多的家庭!所以,他们是获得更大的家庭和其他耶稣应许的东西,而不是单单地失去面子和关系而已。

中国人对西方问题的回答

我们“从耶稣与青年财主的交换上”学习到什么?

  • 人们缺的是关系,不仅仅是“行为”。

耶稣以一种很中国式的方式回答。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他们最最关心的不是“他们要做什么以至得救”。与其说他们在积累“善工”,他们更想要的是积累关系。人们用关系来保障工作,机遇,面子等等。中国人是务实主义者。

成为基督徒是关乎关系,而不仅仅是持守律法。救恩是白白的恩典,它无法靠行为或一个人所拥有的重要关系(商业合同,某个富有的亲戚等)获得。我们得救在于与基督建立了关系。我们得救是为了与神的关系,以及与他的子民的关系,这些子民就是那些各族各国被他救赎的人。

  • 人们对今生的救恩缺乏理解。

我们无法假定我们的听众是否想要“得救”。大多数中国人没有多少时间思考关于死后生活这样抽象的问题。虽然我们不能丝毫地贬低来世的重要性,但是我们也必须让人们看到救恩对此地此生的影响。耶稣的救恩观是延伸到今生的,而不仅仅是关乎遥远的未来。

为什么中国人不把神学处境化?

chinesejesus我经常听到人们说宣教士不应该是做中国教会神学处境化工作的人,他们应该让中国人自己做处境化的工作。中国人自己才能把处境化做得最好。听起来没错。不幸的是,其实这仅仅是个理想,最多只对了一半。

事实是—-中国人并不会自然地把神学在中国处境化。任何人只要花时间和功夫与中国各地的基督徒相处并参观他们的神学培训中心就不难发现这一点。至少在福音派的教会里,人们很难找到明显的中国式的圣经和神学的思考。相反,在中国基督徒中发现的典型神学相差无几,如果有的话,也是来自于西方教会的保守派。我特别要提到的是在强调和表达方面上。

我并不是说真正的神学处境化会与传统的西方神学相矛盾。 我也不是说神学观上没有多样性。这样说明显是错的。

我们可得到什么呢—-

我们可从一个清楚的中国神学得到什么呢?一个真正处境化的神学至少可以补充(甚至纠正)西方神学?我们可以期待非西方神学可以曝光传统神学上的盲区,平衡传统被忽视的主题。

比如说,我们可期待用中国处境化神学去解决一些批判性的主题。这些主题可以是中国人和圣经里所关切的。这些主题中最明显的是关于荣辱观和集体身份方面的。

然而,到目前为止,除了语言的不同之外,我们很难辨认出在西方教会里的神学与大多数中国教会和团契里的神学有什么重要的不同。

为什么中国人对神学不处境化呢?

以下是阻碍中国教会对神学处境化的一些因素:

  1. 圣经和合本

和合本圣经阻碍中国人自己把神学处境化。在和合本圣经中一个被熟知的问题就是把 “sin”翻译为“罪”(犯罪)。首先,这个原词本质上并不是指“犯罪”。如果我们把它限制在纯粹的法律隐喻,那“犯罪”这个词自然地表达了“罪”的说法。

然而,圣经在我们称为“罪”的问题上,表达的方式更为多样化。例如,罗1:18-23用“不义”来描述不荣耀上帝。旧约则经常把以色列的罪呈现为奸淫。

遗憾的是,和合本圣经狭义的翻译自然地迫使中国基督徒在谈论“罪”及“救恩”时采取法律的框架。因此,圣经中其他的隐喻和主题将至多被边缘化并视为类比。

  1. 中国人尊重权威和传统

中国人尊重权威并崇尚传统。因此,当西方宣教士们无批判地以传统西方模式向中国人表达神学主张时,中国信徒会很自然地全盘照收,将这个西方神学框架当作“福音”。因此,他们会重视在西方语境下可以很清晰理解的教义和文本。然而,这些基本教义和问题却不容易与通常的中国式思维相融。

宣教士们会将教会中常见的神学与真正中国处境化的神学混为一谈。然而,中国信徒对西方神学的接纳并不意味着西方神学与东方神学本质上是基本一致的。中国人尊重传统和权威,这样的谦逊使得中国信徒被西方的神学教导微妙地犹太化。

3 缺乏神学培训

在中国的家庭教会中,标准化的神学训练很少。这里我是特别指经过认可的神学教育。我之所以强调“认可”,并非说拥有越高的神学学位属灵生命就越成熟,而是说经过认证的神学训练提供了一些质量监督措施。大量的神学训练来自“盒子里的神学”这种类型的事工。这些三到四天的短训有一定的意义但也有明显的缺点。比方说,它们通常都没有被特别地进行中国处境化,而且,这些课程的讲授也通常是需要透过翻译的协助才能完成的。

再者,这些事工所能提供的课程也有很大的限制性。这是因为他们通常是预先写好的涵盖了8-10门基本的广泛课程。他们被翻译成中文,有时也可能被翻译成其他的10种语言。

由于以上这种种的因素,这些课程虽然教导了教义,但却不能提供中国基督徒所需要的额外的批判性思维技能,以帮助解决他们在中国面临的问题。

  1. 缺乏解经技巧

那些受西方教会很大影响的人趋向于着重系统神学。相对于解经,大多数宣教士对神学教义更熟悉。(如例证所说,让我们不要忘记只有不多的宣教士接受过严格的原始语言的训练,更别说将这些语言知识应用在对解经上了。)

许多培训强调系统神学的教义就不足为奇了。这些教义可以习得,可以被牢记,甚至可以被神圣地辩护。然而,那并不保证人们可以了解原文在它原始的处境下的意思。更典型的是,一个牧师预设了一个答案,然后再查考圣经去确认他们从之前一个教师所听到的信息。

处境化既需要诠释技巧,也需要对宏观圣经叙事的掌握。这两个领域的培训是宣教士以及他们所教授的中国信徒通常不注重的。

使中国人无法自然地把神学处境化的原因很多,以上所举只是其中的几个。若这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中国的基督徒要发展中国处境化的神学,将会非常地困难。


这文章的英文翻译在这里

罪是个人性的因其具有社会性

当我们在分享福音故事/或者是在谈论罪的时候,我建议我们应该从群体的角度开始(而不是从个人的角度)。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把罪当作群体的问题来讨论而不是把罪主要当做 个人的问题来讨论。

social faces我知道有些人看到这里会有一些担心,他们会以为我是在这里通过插入自由主义神学和缓解罪的个体性,来在神学上动一下“轻微的手”。其实我完全不是。

以下是两个原因:

  • 当你有了群体,你就有了个体。但当你有了个体,不一定就有了群体。
  • 个体居住在社区中,并且在他们的社区中获得身份。道德决定是与其他人有关系的。

总之,一切的罪都有其固有的社会性。下面有更多的解释。

“亚当”是一个集体名词

根据长久的观察来看,创世记1-2章中 “亚当”/ “人类” 这个词在希伯来文中是个集体名词。 “人”(亚当)这个词看起来更有可能是用来强调整个人类。毕竟,在创世记1:26-27节中,这个“人”或者是“亚当”(在原文中是同一的词)是以上帝的形象造的,男人和女人。

在看到保罗是怎么样使用“亚当”这个词之后,我们最好要抓住保罗所表达的重点:就是亚当这个词不仅仅代表一个个体。

亚当代表着成为罪和死亡的奴隶的堕落人类。基督代表着新的人类,他使人从罪的奴隶变成义的奴仆(较:罗6)。这样,当我们谈论“亚当”这个词时(例如:罗5章,林前15章),重点是群体,而不是个体。我们实际上看见的是人类群体性的瓦解,我们从合一的人类大家庭被破碎成很多零散的部分。上帝的形象就以各个分裂的国家的形式散落在全地。

起初,亚当的故事看起来似乎主要是关于个体的。但是,事实上这个故事关于一个群体的,例如:人类大家庭。

“亚当”,做为群体,被计划成为上帝的祭司的国度。这个神的国度或者圣殿的蓝图不仅在创世记1-2章里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我们也在神对以色列(出埃及记19:6)的宣告中,和教会的成全上(彼前2:8-10)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个蓝图。

总之,亚当的故事推动我们从群体或者社会的角度开始,而不是个体的角度。在将来的帖子里,我将提出一个具体的实施方法。至于现在,我想解释几个以群体而不是以个体的角度开始的优势。

为什么以群体开始:5个优势

1. 罪天然的社会性

正如上面所陈述到的,罪具有其本身固有的社会性。

罪扭曲了我们对他人的看法,减少我们去爱其他人的渴望,并且使社会群体分裂。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私下的”罪。虽然损失很微妙并且难以估量,但是罪总是会给群体和社会带来穌损失。

因此,当我们谈论罪和福音的时候,以群体开始,可以帮助人们以一种正确的角度来看待罪 和救恩的本质。

2. 对罪的经历

人们在众多的社会群体中经历罪。因此,人们可以更容易识别罪的起因和罪所带来的影响。我们可以提及离婚的伤痛、内战和民族冲突致使家庭、宗族和国家的分裂。

由此,一个人最好能了解我们需要找到一个超越我们个人感情和所谓的“私人的”范围的解决办法。

3. 甘心乐意去认罪

很多时候,我们在群体和社会的大背景下跟人们解释罪的时候,这能让一个人更愿意认罪。通过看到在社会上、家庭里或者组织中的某些问题,一个人能明白我们自己本身的罪的真实性和严重性。

事实上,我们对于一些具体的罪并不总是能清楚地说明(因为某些情况下是有歧义的)。然而,当我们看见在群体中罪的模式时,我们能更易承认我们也做过那类的事情,即使细节上有差异。

换句话说,我们会很容易把某些具体的罪搁置一边,但是当刻苦铭心的道德问题和挣扎折磨着我们周围的人,实际上是全人类的时候,我们会很难能够再把这些罪搁置一旁了。

4. 戒心

当然,所有的人都不愿在他人面前表现不好。然而,那不能解释为什么每个人对认罪都有戒心。通常,人们往往会觉得自己引人注意,因为他们的问题在某些方面就是“独特的”。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会感觉被孤立,就像是在一个特殊案子中,他或她被指控是“罪人”时候的感觉。

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出了问题。每个人也都知道他们至少都参与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即使最骄傲的人都会承认自己的不完美,但是会很简单的说他们有比较少的错)。

因此,当我们指出折磨着整个世界的问题时,我们就包括了正在聆听我们的人,这样就不会孤立和冒犯他们,使他们觉得自己好像比下一个人更“邪恶”。

5. 平衡性

最终,当我们指出一个时常被忽略的事实时,我们能更容易找到平衡点。圣经以两种方式来呈现罪和人类的关系。

我们都既是犯罪者又是受害者

根据传统来说,“自由派”强调后者,“保守派”更强调前者。但是圣经对人类的描述却是两者兼而有之。我们不但叛逆,我们更是需要得到耶稣释放的罪的奴仆。

社会制度制造了无数邪恶。例如,法律过去允许奴隶制。罪不仅是个人的;它的影响也是普遍性的。

福音既能激起对人的定罪又能以同情吸引罪人。

使用 “罗马书23的原则” 来解释罪

 中国人很难理解“罪”的真正意思是什么。

罗马书是怎么给罪定义的?

Apostle Paul (Ubisi icon)
Apostle Paul (Ubisi icon) (Photo credit: Wikipedia)

上面的观察就是一开始让我想要做神学调查的原因。所以,很多年以后,我会怎么样述说呢?嗯,为了得到完整的解释,请阅读挽回神的脸.

我现在要回顾一个我之前所提到到的观察。在中国,“ 罪” 这个词的直面意思表示“方法”和 “违背律法”,这种意思。 这样很明显给无数不是来自基督教化的人制造了困惑 。称所有的人 “罪人”正如称所有的人 “芭蕾舞演员”一样,这都没有道理!

当然,西方基督徒很久把 “罪”算为违背神的律法 。这个惯常的解释是来自某个对罗马书里律法的理解,这个观念吧摩西律法笼统化为广泛的律法。这个动态 造成了 不幸的后果。

西方人用过更广对“律法”的概念(如:人类道德法)来解释“罪”。对于暗喻层面来说,这也没什么。然而,在圣经诠释层面来说,这就意味着我们错过了各种明显强调其他隐喻的经文。

因此,当我开始自己的研究研究时,我对自己说 “倘若人能看到在罗马书中荣辱是个普遍的主题,那这本书不能用来过分强调律法却忽略其它的主题。” 在此帖中,我想要说明一下保罗在罗马书说到荣辱的思维。

注意一下他是怎么解释罪的。你将会发现比起西方文化这更适合亚洲文化。

“罗马书23原则”是什么?

由于我所称的“罗马书23的原则”,我们可以通过荣辱来解释罪。

保罗很清楚地在三处地方解释了“罪”(如:恶行、不义、不服从等等):在罗马书1:23, 2:23和3:23节. 因为这些经文的上下文更证实了这个原则,所以我也列入了一些周围相关的经节。

罗马书1:21–25

[21]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 神,却不当作 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22] 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23] 将不能朽坏之 神的荣耀变为偶像彷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24] 所以,神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25] 他们将 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

罗1:18提到 “不义”。基督徒通常在违法方面来解释“不义” 。可能其他经节赞同这个想法,但这里不行。有意义的是,保罗一次都从未在第一章中提到“律法”。相反,他提及到人类的问题是:我们把被造之物的荣耀与上帝的荣耀交换了。就这样,我们不尊荣神和他人。

罗马书2:2324

[23] 你指着律法夸口,自己倒犯律法玷辱 神吗? [24] 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们受了亵渎,正如经上所记的。

对于这个讨论来说,这段经文相当重要。我也在其他地方给出了一些评论。

在第23节,最主要的 (也是唯一的)希腊动词是“玷辱”(atimazeis)。经 文中的介词表示其方法是“犯律法”. . . . 律法是一种尊荣(或羞辱)的途径。换句 话说,这句子唯一的主动词“玷辱”表示主要的行动,并且以“犯律法”这个动名词表 达出来。第24节中的原因从句(ground clause)突出荣辱是核心的焦点 (而不是法律)。在罗马书一章18至32节,保罗是以荣辱观的用语来述不义,而不是采用法律的言 语。从根本上说,罪是亏缺荣耀 (罗三23)。罪是不将荣耀归给神,因为它没有表 明对神的信任 (参罗四20;十四23)。有一点也许被忽略了,就是罪不仅是“犯律法”; 并且顺服是为了尊崇神。(挽回神的脸,171,226页)

(对于那些要挑剔我希腊文的人,我不是在数点我的动词量来“自夸”,只是因为这属于主题。保罗构造他的句子以致句子的主语(“你靠着律法自夸 )紧紧用一个行为动词来描述(玷污)。

罗马书3:23

“…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

我们只需要稍微说明一下关于这个既有名但又被忽略的经节。

所以,倘若你想要像保罗那样解释罪,那我建议你使用荣耀-羞耻的方法。如果你想要一个简单铭记罗马书重要经文的方法,一定要牢记“罗马书23的原则”—

罗1:23,2:23,3:23

这些经文说明了一切你所需要的。

为恩典的福音而丢脸

人们对哥林多后书的看法总是会激起我的兴趣。我听到过很多关于保罗由于自己的各种“自夸”(参:林后10章)而被认为是非常骄傲的评论。这种反应是很奇怪的,因为人们完全误解保罗在信中所提到的事情。

保罗想要确立这个要点:基督徒必须要愿意为基督荣耀福音的缘故而“丢脸”。(参:林后4:4)

你希望谁给你“面子”?

哥林多后书4:1-12 对于书信其他的部分是很有代表性的。保罗有意地使用“荣耀和羞耻”来论证自己的侍奉是如何体现出福音。当我们明白保罗所说的,我们就会更加领悟保罗对福音和他的使命的理解。当然,这种理解会重塑我们的观点。

在林后3章,保罗坚定地说:“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3:18)。

因此,保罗很勇敢地摒弃世界对荣辱的标准。基督徒的侍奉不是自我荣耀的管道。教会的带领人如今不允许周边的城市甚至是他们自己教会的会众去评价他们的侍奉(就是,带领人不可以讨好同工之类的)。只有神可以评价保罗和我们的侍奉的价值。(林后4:2)

我们要寻求谁的认可?

毋庸置疑,有许多的侍奉方法是赚得“面子”的捷径。但是,篡改神的话语扭曲了真荣耀的本质,这真荣耀的本质是在基督的福音里找到的。我们必须要小心的是,我们不要开始为了面子而与神抗争。

寻求荣耀是没有问题的

就像保罗在第3章所表明的那样,我们应当渴望荣耀,. . . 但是应该渴望那种正确的荣耀。首要的是,我们想要神给我们尊荣,其次才考虑其他人对我们的看法。

在林后3:7-11,保罗阐明了一个经常被忽视的原则,

那用字刻在石头上属死的执事尚且有荣光,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这荣光原是渐渐退去的,何况那属灵的执事岂不是更有荣光吗?若是定罪的执事有荣光,那称义的执事荣光就越发大了。那从前有荣光的,因这极大的荣光就算不得有荣光了。若废掉的荣光,这长存的就更有荣光了。

注意保罗是如何组织他的评论的。那些在律法上自夸的人的问题是:当他们可以享受那长存的荣耀之时,他们却迁就“转瞬即逝的荣耀”。

摩西挡着自己的脸是因为他当时拥有的荣耀正在退去。当别人看到我们自己的成就和头衔所带来的荣耀逐渐消失时,因为害怕蒙受羞耻,我们是否时常隐藏自己、寻找借口、篡改神的话语、或做其他退让呢?

我们的问题不是寻找面子,我们的问题是我们不想要那充足的荣耀!

以辱为荣

哥林多后书4:7-11很明白地说明了保罗的侍奉理念。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者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是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

基督是通过羞耻而得荣耀的。这成为引导保罗所做的基本原理。腓立比书2:5-11极好地阐述了这一点。

很自然地,保罗透过羞耻来寻求荣耀。贯穿整封书信,他试图通过对所谓的“羞耻”(按照世俗的标准)的“自夸”去证明自己使徒的职分。他的软弱和苦难是神体现基督生命的特别方式。在所有关于当代侍奉的会议、书籍和方法论中,有哪个提出的方式是与保罗的这个方式相符的呢?

我们会不会有目的地去用一种会令我们“丢脸”的方式去服侍其他人,只为基督能得荣耀呢?

当人们想到我们或者我们的事工时,他们想到的是我们很强的口才?还是我们的知识?或者是在我们周围的大量的听众呢?

又或者,尽管罪和软弱在很多方面使我们在现今的世界里被看做是“羞耻的”,但是他们是否想到神的恩典怎么样在我们身上彰显出来呢?

我们想要谁给我们“面子”?

为什么亚当对禁果的贪恋会使我下地狱?

sf一般来说,人们从亚当开始传福音有一些原因. 以下是几个例子:

  • 亚当的堕落因在创世以后而处在圣经叙事的开端。很自然地,人们只是根据圣经里的故事顺序传福音。
  • 人们想要解释罪的来源。
  • 人们用亚当的故事来解释“罪”的意思及其重要性。

也许你可以添加别的原因,但是我觉得以上这些,抓住了人们以亚当为开头来传福音 的最重要的几个原因。

以亚当为传福音的开始, 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是说有人从亚当和夏娃开始传福音是“错误”的。很明显地,在圣经里面,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叙事。

我在这里是想提出:从一开始就过长论述第一对夫妇(亚当和夏娃)也许不是最佳的方法。一方面,以亚当作为传福音的开头是否明智,首先还是要取决于人怎样并且为什么要提起亚当。(稍后我会详细阐述。)

我们需要注意的就是,在我们使用真实的圣经故事时,比如使用那些在创世记2-3章里的故事,有可能还会出现什么问题。哪可能会出现什么潜在的问题呢?我将列举5个。

1. 亚当的故事造成了一些过早的和不必要的护教问题

就像很多人那样,中国人经常反对由亚当的故事而得出的结论。试站在他们的角度想想这会是怎么样的:

“有对夫妇,几千年前,贪恋禁果,就导致我现在要下地狱。”

尽管那不是我们想要告诉他们的意思,但这就是他们所容易获取的印象和理解。

我好几次听到人们提出这样的问题说:“那他们(亚当和夏娃)所作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立刻进入很多哲学和神学的探讨,从而过早而不必要地使传福音对话的焦点转移。

Die tonight?2. 我们的问题会转移别人的注意力

西方人长期以来一直专注于和“神义论”有关的问题,比如说关于世界上邪恶的哲学问题。我现在所想到的是罪恶的起源。

不管如何,事实是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出了问题,问题也许是离婚、疾病、邪灵又或者仅仅是死亡。另外,人们也本能地知道自己是不完美的,尽管我们也许在我们不完美的具体认识上有分歧.(译注:神义论:是一个神学哲学的分支学科,主要探究上帝内在或基本的全善、全知全能的性质与罪恶的普遍存在的矛盾关系.)

有人也许会说中国人(还有其他人)都相信人性本善;因此,我们需要去证明“原罪”。“原罪”的教义是不是需要被放在传福音对话里的第一部分呢?不仅如此,只根据创世记第3章的内容,我们难以证明这个关于“原罪”的观点。

一开始就远离创世记第三章的内容,只会让我们传福音的内容变得更复杂并且让人偏离福音的焦点。

不仅如此,我们还有个问题需要考虑。即使我们能成功地说服人接受人性本恶?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真正关心这个问题。而且他还是要明确的说明罪的本质,以及怎么样去解决。

3. 个人主义式地误用亚当

从亚当(而不是从别的地方)开始传福音,我们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强调一种个人主义式的罪观和救恩观念。我们要区分什么是“个人主义的”和“个人的”。罪和救恩因涉及到每一个人而是个人的。然而,罪和救赎也有其固有的社群的和集体的方面。

人们以个人开始可能会忽略群体。但是,当我们讨论群体时,也会交待个人。

4. 亚当的罪能让人感觉抽象而不是具体

人们可以很自然地在关系之中经历罪的事实。当我们从社群的角度探讨罪的时候,我们也能领会罪的力量。因此,当我们将亚当作为个体与其他人分离,并单独把亚当与分别善恶树联系在一起时,这会使一些人感觉有点抽象。我也会在以后的帖子中谈及这个问题。

5. 误解亚当?

在最平常的传福音表述当中,当基督徒说到亚当和夏娃的时候,都没有能足够清晰地反映出他们神学上的重要性,至少不能反映出从新约里可以看出来的一样的重要性。当我们研读新约的时候,我们注意到保罗重点论述亚当的两个主要部分(罗5;林前15)。在这两个部分里,保罗论述亚当的目的是要说明关于基督论的神学观点。亚当的叙事其实是在王室的上下文中下设立的。人们经常在典型的传福音表述中丢失了王权的战争以及亚当与耶稣的关系。

这样,你有什么建议呢?

除了上面说到的以外,我们必须要再次谨记的是:新约里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传福音的例子,是以亚当的故事开始,去证明某人是一个罪人的。

最起码我们要谦卑地问一下:“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接下来的那个帖子,我将会提出另外一个可能性,一个尤其适合传统文化的可能。在这个可能性里,我是从群体开始而不是从个人开始的。我也将会阐明一个可以从亚当开始可能性。

 在那之前,你有什么想法呢?

 当你从亚当的故事开始传福音时,你听到过哪些典型的回应呢?

不要把福音“亚当化”

当你传福音的时候,你是从哪里开始的?

一个故事的开头对听者有极大的影响。它介绍了故事的背景、主要的人物、关键的想法类别以及在故事里会具体为冲突做出其解决。

我在这里提出:传统的传福音表述是从一个错误的地方开始的。其后果就是,我们经常输在起跑线上。

本帖是我的一系列相关帖子的前言,这一系列的帖子不仅会解释上面所提到的问题,而且它们也会提供一个该问题的解决方案。

从亚当到基督

有些我对《从创造天地到耶稣》(C2C)的反对意见涉及到它的开头部分。它们不像圣经一样太过于强调某些主题。因此,《从创造天地到耶稣》也许实际上会错失了一个以更加有文化意义的方式传递圣经真理的机会。(要澄清一下的是,我非常尊重那些创作《从创造天地到耶稣》的人。我个人也认识他们。我的这些评论的目的是想要提高《从创造天地到耶稣》,还有其他一些类似的传福音的工具的有效性)

目前我们有两个充足的具体的例子。

(1) 邪灵/魔鬼

以介绍邪灵作为传福音的开头也许会出现问题。对天使堕落的解释大体上是基于一些圣经经文的神学推测,也就是说几乎没有详细阐述。事实上,很多(或大多数)人的魔鬼神学起源于以西结书28章,但是我认为Greg Beale更正确的论证了以西结书28章是说到关于人类的堕落,而不是邪灵。(Cf. Beale, The Temple and the Church’s Mission, 75ff). 从一开始,《从创造天地到耶稣》并没有给人提供好的关于如何诠释经文的范例。

(当然,我不是说我们永远不要去谈邪灵这个主题。然而,我们也不要一开口就谈邪灵。)

因此《从创造天地到耶稣》没有体现出以下的两个基本原则:

a) 不要把次要的变成主要的。

b) 同样,也不要把清晰的和模糊的混在一起。

(2) 亚当

《从创造天地到耶稣》过分地描述了亚当的叙述(依照整个故事的长度来说)。这将是众帖中的主要专注点。现在,我主张从一开始就着重强调亚当和夏娃的事情是没有益处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会起反效果。

我会在接下来的帖子中多进展我的论点。

我们从哪里开始传福音?

你是否学习过圣经中的福音表述如何开始?

没有一个例子是从亚当的故事开始的。事实上,在圣经里两处详细介绍亚当的地方(罗马书5章;林前15章),保罗的目的都是建立特别的神学观点。它们一点都不是作为福音表述的开始。

很多时候,早期基督徒所分享的福音信息都是根源于以色列的叙事,尤其是亚伯拉罕之约和大卫之约。唯一个例外的情况,就是保罗在使徒行传14章(路司得城)还有17章中(雅典);那时,他给一群完全的外邦听众讲道。在这两个城市的讲道中,保罗都更专注于上帝已经在历史中,通过很多具体的方式彰显了他自己的品格和本性。

在使徒行传14章中,保罗对众人的严重的误解做出了回应。保罗在雅典的讲道信息这么充分地举例证明和表现出了犹太一神论(在一个多神论的环境下)以至于我感到惊奇的是:很多人都没有观察到这个事实,而且也没有因此认识到它对当代处境化的意义。(译者注:当代处境化是指人们在某个处境中如何解释,应用和表达圣经的教导)

以“亚当”为神的儿子

即使在路加福音里,耶稣基督的家谱最终回到了亚当(路加3:38),但是作者的目的却和现代传道人的目的截然不同。路加是想要确立一个关于基督的神学观点,而不是要说明原罪或者人类的败坏。

对照一下,保罗在罗马书5章和林前15章中如何说明耶稣和亚当。

再一次,我们可以看出保罗提到亚当是为了要说明耶稣。亚当只是一个衬托,不是中心。耶稣基督是世界的君王、是亚当所预表的、是上帝真正的形象,也是人类的统治者。所以,路加突出强调耶稣的身份为“神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