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亚当对禁果的贪恋会使我下地狱?

sf一般来说,人们从亚当开始传福音有一些原因. 以下是几个例子:

  • 亚当的堕落因在创世以后而处在圣经叙事的开端。很自然地,人们只是根据圣经里的故事顺序传福音。
  • 人们想要解释罪的来源。
  • 人们用亚当的故事来解释“罪”的意思及其重要性。

也许你可以添加别的原因,但是我觉得以上这些,抓住了人们以亚当为开头来传福音 的最重要的几个原因。

以亚当为传福音的开始, 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是说有人从亚当和夏娃开始传福音是“错误”的。很明显地,在圣经里面,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叙事。

我在这里是想提出:从一开始就过长论述第一对夫妇(亚当和夏娃)也许不是最佳的方法。一方面,以亚当作为传福音的开头是否明智,首先还是要取决于人怎样并且为什么要提起亚当。(稍后我会详细阐述。)

我们需要注意的就是,在我们使用真实的圣经故事时,比如使用那些在创世记2-3章里的故事,有可能还会出现什么问题。哪可能会出现什么潜在的问题呢?我将列举5个。

1. 亚当的故事造成了一些过早的和不必要的护教问题

就像很多人那样,中国人经常反对由亚当的故事而得出的结论。试站在他们的角度想想这会是怎么样的:

“有对夫妇,几千年前,贪恋禁果,就导致我现在要下地狱。”

尽管那不是我们想要告诉他们的意思,但这就是他们所容易获取的印象和理解。

我好几次听到人们提出这样的问题说:“那他们(亚当和夏娃)所作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立刻进入很多哲学和神学的探讨,从而过早而不必要地使传福音对话的焦点转移。

Die tonight?2. 我们的问题会转移别人的注意力

西方人长期以来一直专注于和“神义论”有关的问题,比如说关于世界上邪恶的哲学问题。我现在所想到的是罪恶的起源。

不管如何,事实是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出了问题,问题也许是离婚、疾病、邪灵又或者仅仅是死亡。另外,人们也本能地知道自己是不完美的,尽管我们也许在我们不完美的具体认识上有分歧.(译注:神义论:是一个神学哲学的分支学科,主要探究上帝内在或基本的全善、全知全能的性质与罪恶的普遍存在的矛盾关系.)

有人也许会说中国人(还有其他人)都相信人性本善;因此,我们需要去证明“原罪”。“原罪”的教义是不是需要被放在传福音对话里的第一部分呢?不仅如此,只根据创世记第3章的内容,我们难以证明这个关于“原罪”的观点。

一开始就远离创世记第三章的内容,只会让我们传福音的内容变得更复杂并且让人偏离福音的焦点。

不仅如此,我们还有个问题需要考虑。即使我们能成功地说服人接受人性本恶?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真正关心这个问题。而且他还是要明确的说明罪的本质,以及怎么样去解决。

3. 个人主义式地误用亚当

从亚当(而不是从别的地方)开始传福音,我们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强调一种个人主义式的罪观和救恩观念。我们要区分什么是“个人主义的”和“个人的”。罪和救恩因涉及到每一个人而是个人的。然而,罪和救赎也有其固有的社群的和集体的方面。

人们以个人开始可能会忽略群体。但是,当我们讨论群体时,也会交待个人。

4. 亚当的罪能让人感觉抽象而不是具体

人们可以很自然地在关系之中经历罪的事实。当我们从社群的角度探讨罪的时候,我们也能领会罪的力量。因此,当我们将亚当作为个体与其他人分离,并单独把亚当与分别善恶树联系在一起时,这会使一些人感觉有点抽象。我也会在以后的帖子中谈及这个问题。

5. 误解亚当?

在最平常的传福音表述当中,当基督徒说到亚当和夏娃的时候,都没有能足够清晰地反映出他们神学上的重要性,至少不能反映出从新约里可以看出来的一样的重要性。当我们研读新约的时候,我们注意到保罗重点论述亚当的两个主要部分(罗5;林前15)。在这两个部分里,保罗论述亚当的目的是要说明关于基督论的神学观点。亚当的叙事其实是在王室的上下文中下设立的。人们经常在典型的传福音表述中丢失了王权的战争以及亚当与耶稣的关系。

这样,你有什么建议呢?

除了上面说到的以外,我们必须要再次谨记的是:新约里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传福音的例子,是以亚当的故事开始,去证明某人是一个罪人的。

最起码我们要谦卑地问一下:“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接下来的那个帖子,我将会提出另外一个可能性,一个尤其适合传统文化的可能。在这个可能性里,我是从群体开始而不是从个人开始的。我也将会阐明一个可以从亚当开始可能性。

 在那之前,你有什么想法呢?

 当你从亚当的故事开始传福音时,你听到过哪些典型的回应呢?

不要把福音“亚当化”

当你传福音的时候,你是从哪里开始的?

一个故事的开头对听者有极大的影响。它介绍了故事的背景、主要的人物、关键的想法类别以及在故事里会具体为冲突做出其解决。

我在这里提出:传统的传福音表述是从一个错误的地方开始的。其后果就是,我们经常输在起跑线上。

本帖是我的一系列相关帖子的前言,这一系列的帖子不仅会解释上面所提到的问题,而且它们也会提供一个该问题的解决方案。

从亚当到基督

有些我对《从创造天地到耶稣》(C2C)的反对意见涉及到它的开头部分。它们不像圣经一样太过于强调某些主题。因此,《从创造天地到耶稣》也许实际上会错失了一个以更加有文化意义的方式传递圣经真理的机会。(要澄清一下的是,我非常尊重那些创作《从创造天地到耶稣》的人。我个人也认识他们。我的这些评论的目的是想要提高《从创造天地到耶稣》,还有其他一些类似的传福音的工具的有效性)

目前我们有两个充足的具体的例子。

(1) 邪灵/魔鬼

以介绍邪灵作为传福音的开头也许会出现问题。对天使堕落的解释大体上是基于一些圣经经文的神学推测,也就是说几乎没有详细阐述。事实上,很多(或大多数)人的魔鬼神学起源于以西结书28章,但是我认为Greg Beale更正确的论证了以西结书28章是说到关于人类的堕落,而不是邪灵。(Cf. Beale, The Temple and the Church’s Mission, 75ff). 从一开始,《从创造天地到耶稣》并没有给人提供好的关于如何诠释经文的范例。

(当然,我不是说我们永远不要去谈邪灵这个主题。然而,我们也不要一开口就谈邪灵。)

因此《从创造天地到耶稣》没有体现出以下的两个基本原则:

a) 不要把次要的变成主要的。

b) 同样,也不要把清晰的和模糊的混在一起。

(2) 亚当

《从创造天地到耶稣》过分地描述了亚当的叙述(依照整个故事的长度来说)。这将是众帖中的主要专注点。现在,我主张从一开始就着重强调亚当和夏娃的事情是没有益处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会起反效果。

我会在接下来的帖子中多进展我的论点。

我们从哪里开始传福音?

你是否学习过圣经中的福音表述如何开始?

没有一个例子是从亚当的故事开始的。事实上,在圣经里两处详细介绍亚当的地方(罗马书5章;林前15章),保罗的目的都是建立特别的神学观点。它们一点都不是作为福音表述的开始。

很多时候,早期基督徒所分享的福音信息都是根源于以色列的叙事,尤其是亚伯拉罕之约和大卫之约。唯一个例外的情况,就是保罗在使徒行传14章(路司得城)还有17章中(雅典);那时,他给一群完全的外邦听众讲道。在这两个城市的讲道中,保罗都更专注于上帝已经在历史中,通过很多具体的方式彰显了他自己的品格和本性。

在使徒行传14章中,保罗对众人的严重的误解做出了回应。保罗在雅典的讲道信息这么充分地举例证明和表现出了犹太一神论(在一个多神论的环境下)以至于我感到惊奇的是:很多人都没有观察到这个事实,而且也没有因此认识到它对当代处境化的意义。(译者注:当代处境化是指人们在某个处境中如何解释,应用和表达圣经的教导)

以“亚当”为神的儿子

即使在路加福音里,耶稣基督的家谱最终回到了亚当(路加3:38),但是作者的目的却和现代传道人的目的截然不同。路加是想要确立一个关于基督的神学观点,而不是要说明原罪或者人类的败坏。

对照一下,保罗在罗马书5章和林前15章中如何说明耶稣和亚当。

再一次,我们可以看出保罗提到亚当是为了要说明耶稣。亚当只是一个衬托,不是中心。耶稣基督是世界的君王、是亚当所预表的、是上帝真正的形象,也是人类的统治者。所以,路加突出强调耶稣的身份为“神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