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恩典的福音而丢脸

人们对哥林多后书的看法总是会激起我的兴趣。我听到过很多关于保罗由于自己的各种“自夸”(参:林后10章)而被认为是非常骄傲的评论。这种反应是很奇怪的,因为人们完全误解保罗在信中所提到的事情。

保罗想要确立这个要点:基督徒必须要愿意为基督荣耀福音的缘故而“丢脸”。(参:林后4:4)

你希望谁给你“面子”?

哥林多后书4:1-12 对于书信其他的部分是很有代表性的。保罗有意地使用“荣耀和羞耻”来论证自己的侍奉是如何体现出福音。当我们明白保罗所说的,我们就会更加领悟保罗对福音和他的使命的理解。当然,这种理解会重塑我们的观点。

在林后3章,保罗坚定地说:“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3:18)。

因此,保罗很勇敢地摒弃世界对荣辱的标准。基督徒的侍奉不是自我荣耀的管道。教会的带领人如今不允许周边的城市甚至是他们自己教会的会众去评价他们的侍奉(就是,带领人不可以讨好同工之类的)。只有神可以评价保罗和我们的侍奉的价值。(林后4:2)

我们要寻求谁的认可?

毋庸置疑,有许多的侍奉方法是赚得“面子”的捷径。但是,篡改神的话语扭曲了真荣耀的本质,这真荣耀的本质是在基督的福音里找到的。我们必须要小心的是,我们不要开始为了面子而与神抗争。

寻求荣耀是没有问题的

就像保罗在第3章所表明的那样,我们应当渴望荣耀,. . . 但是应该渴望那种正确的荣耀。首要的是,我们想要神给我们尊荣,其次才考虑其他人对我们的看法。

在林后3:7-11,保罗阐明了一个经常被忽视的原则,

那用字刻在石头上属死的执事尚且有荣光,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这荣光原是渐渐退去的,何况那属灵的执事岂不是更有荣光吗?若是定罪的执事有荣光,那称义的执事荣光就越发大了。那从前有荣光的,因这极大的荣光就算不得有荣光了。若废掉的荣光,这长存的就更有荣光了。

注意保罗是如何组织他的评论的。那些在律法上自夸的人的问题是:当他们可以享受那长存的荣耀之时,他们却迁就“转瞬即逝的荣耀”。

摩西挡着自己的脸是因为他当时拥有的荣耀正在退去。当别人看到我们自己的成就和头衔所带来的荣耀逐渐消失时,因为害怕蒙受羞耻,我们是否时常隐藏自己、寻找借口、篡改神的话语、或做其他退让呢?

我们的问题不是寻找面子,我们的问题是我们不想要那充足的荣耀!

以辱为荣

哥林多后书4:7-11很明白地说明了保罗的侍奉理念。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者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是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

基督是通过羞耻而得荣耀的。这成为引导保罗所做的基本原理。腓立比书2:5-11极好地阐述了这一点。

很自然地,保罗透过羞耻来寻求荣耀。贯穿整封书信,他试图通过对所谓的“羞耻”(按照世俗的标准)的“自夸”去证明自己使徒的职分。他的软弱和苦难是神体现基督生命的特别方式。在所有关于当代侍奉的会议、书籍和方法论中,有哪个提出的方式是与保罗的这个方式相符的呢?

我们会不会有目的地去用一种会令我们“丢脸”的方式去服侍其他人,只为基督能得荣耀呢?

当人们想到我们或者我们的事工时,他们想到的是我们很强的口才?还是我们的知识?或者是在我们周围的大量的听众呢?

又或者,尽管罪和软弱在很多方面使我们在现今的世界里被看做是“羞耻的”,但是他们是否想到神的恩典怎么样在我们身上彰显出来呢?

我们想要谁给我们“面子”?

为何不从巴别塔开始?

要是传福音从巴别塔开始会怎么样?又或者,以巴别塔的故事来组织传福音的表述呢?此帖中将会探讨这两个问题。
Bebel
先前,我细述了从亚当的故事开始传福音会浮现的一些问题。(第一部分二部分)。我也提到另外一种在不会导致个人主义式或者是陷入大量的辩护问题的情况下可以从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开始的方法。

今天,我提供一个我们可以从群体开始,而不是个人开始的例子。例如,从民族开始而不是从亚当个人。

巴别塔有什么问题吗?

参照创世记11:1-4节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 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第四节很关键。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我至少看到了两个动机。

  1. “为要传扬我们的名”
  2. “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

 这两个想法是相互联系的。起初,巴别塔的人想要“面子”。他们想要被尊荣,使周边的人在某种程度上看中他们。这里,我们进入了第二个点。

这些人为什么想要“面子”呢?

其中一个基本原因就是—安全感。他们想要被保护。拥有尊敬,尊荣、或者面子会使人感到很有安全感。别人不会威胁他们。事实上,大众时常紧追名人的青睐。

拥有脸面有很多益处。人类天生就知道这个事实。如果我们没有“面子”,这就表明别人没有接受我们。当我们被孤立或是在某种朋友圈里被排斥的时候,我们会感受到危机感。

身份之义

在西方,基督徒常常认为他们最大的敌人是“因行为称义”,就是人们觉得可以通过“善行”来赚取救恩。毋庸置疑,这种错误的观点是很普遍的。然而,这只是其中一个阻挡人们得到救恩的原因。但是除了“我应该做什么?”的问题以外,我们还要面对别的问题。

就像我之前争论过的那样,很多人更关心的问题是以下这些问题,比如:“我认识谁?”、“我是谁?” 还有就是“我的归属在哪里?”人们可以在群体里找到安全感和“面子”,不管是在人的家庭里、朋友圈里,公司里还是在民族里。一个人的面子及其关系塑造出其身份。

我们不必要处理的是“因身份称义”而不是“因行为称义”。

以巴别塔的叙事为框架

纵然我们没有明确引用或者重述巴别塔的叙事,但是它仍然可以被用来框出我们传福音的表述,正如它在整个圣经宏大叙事的位置一样(参照创世记12:1-3节)。我也会在往后的帖子里作更多的说明。

我在这里要简单强调的是,我们可以从巴别塔的故事里已经显明的基本事实里,开始传福音。我们都趋向于对某些关系或者我们的名声过于的自信。这会导致什么结果呢?

“面子”和关系成为功用上的拯救者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不仅可以更清楚地明白世界问题的本质(因为罪是固有社会性的)。此外,我们也更能理解其解决方式。

基督的到来是为了把神的百姓从各民族聚集成一个人类家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归主不是个人主义的。归主 (就是,归信)是一种身份的变更,一种群体归属的变更。因此,一个人不仅仅从痛苦和刑罚中被拯救出来而已。(译者注:“归主”是指我们出于自愿地回应福音的呼召,这回应就是我们真诚地为罪悔改,并且信靠基督以得着救恩)

上帝为让我们集体组成新的选民而拯救我们(以弗所书2:15)。福音不只是呼召人们从他们亲生的家庭里出来, 而是呼召我们进入一个更大人类家庭。我在这里所想要表达的意思,远比只是简单的换个术语多得多。这些观点在经文里是“显而易见”的。然而,我们却习惯性地有选择性地读圣经。例如,人们都非常熟悉以弗所书2:1-10的经文;但是,人们经常就停止在第10节。倘若你继续查看以弗所书2:11-22节,你会非常明显地看到这段经文对于群体性的描述,这种描述是如此的明显,以致于当我们错失了发现其群体性,我们会显得很可笑。(或是至少我们从里面得到太少了)

在接下来的帖子中,我也将会简短的阐明我们怎么样可以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中解释此问题。